6/77页«23456789» 跳转到查看:674191
     分享按钮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其他] 《共和国之辉》-分享珍藏版精品长篇军事小说

钟华他们原本想上去抓活的,可是,他们又看见武直-10对那些已经翻得不成样子的轿车又是一阵火箭炮,几乎把所有轿车炸烂掉了,江泪他们吃惊地看着武直在那边肆意攻击,面面相觑,他们很想知道一下,天上这些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杀人不眨眼。

    那些武直在天上又盘旋一圈之后,确信没有漏网之鱼后,才在钟华面前停下来。从直升机上下来的,走在最前面的,居然是战风?!战风阴着脸走过来来,看着江泪和钟华,眼神几乎比刀还要锋利:“你们带几个人过去看那些车,记住,一个活口都不要留!办完事情后,到监狱里面,好好检查一下状况,马上到办公室找我!”

    钟华和江泪有点吃惊地看着战风——在他们的印象中,任何时候,战风都没有这么严肃过……

    ※※※

    检查的结果是一个活口都没有,到了监狱里面,姜野是在大院被找到的,找到的时候,已经是昏迷的了,跟一个日本人紧紧地抱在一起,那个日本人已经脑浆崩裂了。卫生员的检查结果是说,姜野可能应该是跟那个日本人撕打,结果从高处掉下来,幸好那个日本人垫在下面,姜野才没有翘,不过看起来,很可能是脑震荡。到了关押犯人的地方的时候,钟华和江泪几乎惊呆了——整个牢房的中间的空地上,堆满了尸体,尸体的形状各异,有的象是要爬到门方向,有的掐住自己的喉咙,有的则是缩在墙角——全是大连市政府的高级官员乃至省政府的高级官员!而那些牢房里面的犯人,也全部死去了,跟外面的那些尸体也是一模一样的……

    卫生员检查的结果是——被氯气毒死的……

    ※※※

TOP

 

等到一切忙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两点多了,江泪和钟华黑着眼睛,站在战风办公桌前。战风声音低沉,而且有点沙哑,似乎也是很久没有休息了:“本来应该让你们休息一下再来报告的,但是没办法了,这件事情实在太大了,我也压不住,国务院来了电话要人——主席要见你们,还有那个李玮,你们马上要过去。”

    江泪和钟华傻了:“老大……不要吓我们吧?事情会闹那么大……跟我们什么关系啊?”

    战风似乎没有听到,考虑了很久,又说:“到主席那边去,记得,不要什么事情都随便担上责任,要是实在躲不过去,就推我身上。”

    钟华一愣:“老大……你……”

    战风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什么了,往我身上推就是了,我没那么容易完蛋!你们都是刚入伍没多久就到这个位置的高材生,以后的中国,靠的就是你们了,象我这种七老八十的,也到时候了。”

    说完,就把两个人轰出去,关上门……

    ※※※

    中南海,秘密会议室中,江泪、钟华、李玮坐在米修维前面,看起来,似乎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米修维坐在会议桌的顶端,看着这些人,缓缓地说:“你们就是江泪、李玮和钟华吧?”

    三个人低着头,不敢看米修维,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是。”

    米修维看着这些人,许久,叹了一口气:“要是再年轻点,要是我不是主席,我想,我也会跟你们一起干的。可惜,现在人老的,考虑的事情多了,很多事情,不是想干就可以干的。”

    三个人谁都不知道米修维在说什么,不敢接上话,米修维看着他们,又说:“我知道,要你们忍下那口气,是很难,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偷偷地做这种事情,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玩火!”

    江泪一伙还是低着头,半响,李玮说了一句:“主席……你是说……”

TOP

 

米修维突然间暴怒起来:“我还能说什么!你们擅自关押石原,还把他列到我们公布的死亡名单上面去!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罪名?是谎报军情!!你们以为石原是什么人?你们以为他就是一个一天到晚光说不做的家伙?错!!一群笨蛋!!他是整个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领袖!就你们几个人,就想和那个在八年时间里杀了我们三千五百万的暴徒斗?你们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们知道今天是谁来劫狱?是日本的最大的特种部队——神风敢死队!!

    “你们草率的行为,把大连市政府和辽宁省政府的三十七名高级官员送到了日本人的枪口上!你们杀了北海舰队的军事监狱里面一百多名原本罪不该绝的犯人!你们把七十多个原本跟你们一样有家庭,有梦想的监狱工作人员送到了绝地!!你们有没有想过,就凭你们几个,如何把石原的事情保密?怎么跟整个日本1。5亿的人口斗!?就你们这几个,怎么保护他不被劫走!?要是他被劫走了,你们对他的行为,会把我们的外交,逼到什么样的绝地啊”

    “我……我们已经很谨慎了……”李玮低低地说了一句。

    李玮还没有说完,马上就被暴怒的米修维打断了话:“谨慎?!谨慎的话,日本人怎么知道石原没有死?谨慎的话,日本人怎么把整个监狱人杀得就剩一个监狱长了!”

    半天,会议室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静悄悄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会感觉到。米修维看着三个人,半天,终于又开口了:“我知道,你们都恨不得把整个日本生吞活剥了,我也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你们要记住,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什么事情都讲道理讲逻辑的对手,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我们要做的,是要把它连根拔起!而不是为了几个跳梁小丑,一着输满盘皆输啊既然穿上了这一身军装,就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你们肩膀上,担的是13亿同胞的生命财产的安全,而不是个人意气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说得太快,米修维剧烈地咳嗽起来,江泪他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去帮忙。过了一会儿,米修维才缓过气来,继续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来吗?是不是认为只是专门为了训你们一顿?”

TOP

 

江泪他们不敢回答,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都茫然地看着米修维。米修维叹了口气:“如果没有昨天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石原的事情。我相信你们能有今天的成就,不会是偶然的,口风一定不会差到把这些事情随便泄露出去的。但是,日本人却比我还要早知道……换句话说,有人故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日本人——你们之中出了内奸了……我今天叫你们来,就是希望你们,可以找到这个隐藏在我们之中的叛徒。”

    “什么?”三人大惊失色,“我们之中有叛徒?”

TOP

 

第二章第八节 扑朔迷离

作者:一刀半
    一块……两块……三块……四块……五块……江泪终于忍不住了:“李玮,你打算放几块糖?”

    “啊?”李玮这才如梦初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放下了糖勺,“抱歉,我在想刚才的事情。”

    这里是北海舰队的士兵俱乐部的咖啡厅,现在是中午时间,人蛮多的,看起来也很热闹。三个人从中南海回来后,没有什么心情去玩,各自点了一杯咖啡,就在角落坐下了。钟华叹了一口气:“我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从姜野身上打开缺口,看看去见过石原的人,谁比较可疑。”

    “不行。”江泪断然否决,“且不说姜野目前还在昏迷中,就算他清醒了,告诉我们见过石原的人选,这对我们也没有意义——那个出卖消息的人,肯定是一个亲日组织的人物,不然的话,不会做出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来。从这个角度上讲,他应该不会去打石原的,他应该要假装不知道石原的事情才对,因为他要避免别人怀疑到他头上去。”

    李玮想了想:“可是知道石原的事情的,其实不会多——加上我们三个,其实不会超出十个——全是北舰的人,而且全部有去‘见’过石原。当时擒拿石原的时候,也全部都是我一手操办的,同行的弟兄们根本就没有认出他来。因此,我想,范围可以缩小在北舰的几个知道这事情的舰长内。”

    钟华和江泪不寒而栗——北海舰队的舰长中居然有人卖国(这件事情的确称得上卖国),这未免太可怕了吧……

    李玮又说:“北舰里面,谁知道这件事情,我很清楚,除了我们三个,还有一个战司令,一个郭龙,还有郭龙,还有金州号“红箭”级导弹驱逐舰的舰长陈仕涛。”

    江泪想了许久,说:“我丑话说在前面,既然我们也身陷其中,我们就必须洗清自己——首先,我相信李玮,要是这件事情是他干的,当初他就没有必要向战风隐瞒石原未死的真相;钟华,我也信你,要是这件事情是你干的,你昨天可以完全不管李玮的电话,那样的话,那些日本人至少有7成把握救走石原;至于我自己,要是我干的话,昨天我就没有必要叫李玮和我一起去监狱了。”

    李玮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样,剩下的嫌疑犯就只有战司令、郭龙、陈仕涛了。”

TOP

 

钟华摇了摇头:“这三个人也都不可能——如果是战司令的话,他根本就不用做什么,只要他在那边呆着,石原就跑定了;郭龙也不可能,他从江泪那边学来的刑招,一点没有保留,全撒在了石原身上——这绝对不可能是装出来的;而那个陈仕涛更不可能,他打得比江泪更狠,他上次甚至向姜野要求,花十倍的钱,让他把石原废了——如果他是叛徒的话,他也没有必要怎么做……”

    江泪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打断了钟华的话:“我想起来了,上次姜野有说,因为战司令去了一次,结果北舰的人知道了,你们说有没有可能因为那一次,被其他人知道了呢?”

    李玮摇了摇头:“不可能,其实战司令很经常去监狱那边,每次去的时候,都是去看犯人,以前他也经常这样,绝对不会有人起疑心。除非……”

    “除非什么?……”江泪和钟华追问。

    “除非是战司令故意让人知道的。”李玮吞吞吐吐地说。

    “废话。”江泪骂道,“那不是又绕回来了?”

    突然间,钟华说了一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我们这边找呢?为什么就不能在那些日本人身上找线索呢?”

    “怎么找?那些人早就被炸成灰了,还找个屁啊!”江泪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李玮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啊,我们可以去找李啸龙帮忙啊!”

    “李啸龙?好像有听说这个名字啊,谁啊?”江泪问李玮。

    李玮笑了:“嘿,你忘了?前年冬天,不是有个战司令的远房表亲来找战司令吗?”

    “哦——我记起来了!”钟华大笑,“我记起来了,那小子,我就记得他叫天龙,不知道他真名。印象深刻啊,来北舰两个星期,被特警队抓了3次,全要靠司令去保啊!”

    江泪也大笑起来:“是啊是啊!我记得了,当时第一次是因为把大连的一家一直暗中提供色情服务的夜总会老板打得躺在医院,现在还没有出来;第二次是因为在大连公园看见一个小流氓敲诈一个老人家,结果就把人家的手给打断掉了……”

    李玮笑着接上去:“还有啊,第三次是因为看见一家商店的招牌像日本的军旗,结果大白天跑到人家店里面去放火,一个人把3个保安给撂倒了。”

    钟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李玮:“对了,你刚才说找李啸龙,他是干什么的啊?我们当时几个人陪他闹了两个星期,好像没有问他是干什么工作的吧?”

    李玮笑着说:“他是总参情报部的高级情报员,我想,向他要点哪些日本人情报,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大不不了再陪他放一次火好了。”江泪强忍着笑说。

    ※※※

TOP

 

北舰高级军官宿舍

    李玮、江泪、钟华正满脸郁闷表情——李啸龙是把情报传真来了,可是,情报的线索更让他们感到事情的复杂——情报上说到的,有价值的东西不是很多:

    1,那些日本人,是分批以商人的名义,乘坐商船进入中国的。

    2,基本上那些高级官员都是在家中被绑架的。

    3,我们安插在日本的谍报人员报告,日本是得到印度军方的秘密照会后,才有这次行动的。

    ※※※

    江泪头有两个大:“什么狗屁啊!我在中国呆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听说过哪个组织会去亲近那个印度阿三啊!”

    钟华也一脸糊涂:“这关印度什么事情啊?”

    “印度没有理由插手这件事情吧?”李玮也是一脸茫然。

    这时候,李玮的手机响了,李玮一接听,面露喜色,朝江泪和钟华大喊:“老姜醒了!说是要见我们啊!”

    “真的?太好了!”江泪连忙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去见他。”

    ※※※

    北海舰队军属医院

    江泪三人笑嘻嘻地进去,看见姜野正在一脸寂寞。江泪说:“老姜啊,我们看你来了。”

    姜野一看,大喜过望:“江泪啊!可把你们等来了,憋死我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啊!”

    李玮拍了一下被子:“要聊天多的是机会,我们要问你正经事。”

    姜野看着李玮:“我说你什么时候也学江泪,变这德性了?行行行,有什么事情快说!”

    江泪坐在旁边一张空床上:“我们想知道一下,从石原被关到现在,有哪些人去‘看’过他?”

    姜野警惕起来:“你问这些干什么?告诉你啊,那些门票是我的私人收入,你们别想分!”

    “分个屁啊!”李玮急了,把事情前前后后全部告诉姜野了。只是……

    姜野听完之后,第一句话是“完了……完了……”

    第二句是“我的摇钱树完了……”

    钟华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了,差点找个东西砸姜野,江泪眼明手快,拦住钟华:“是啊,所以现在你才要和我们配合一下,把那个砍了你摇钱树的家伙找出来报仇啊!”

    姜野一听:“也对,不过我事先声明啊,要我提供情报,收费一分钟100块。”

    咣铛——花瓶砸下去了……

    ※※※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江泪等人表情复杂,什么话都不说,李玮首先打破了这个沉默的气氛:“没有想到,唐亦风部长也去过了……”

    “是啊……还带了3、4个人去。”江泪看着夜空,叹了一口气,“这样,怀疑的对象,至少要扩大十倍了……”

    “没有关系。”钟华拍了拍江泪的肩膀,“这已经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了,报告主席吧。”

    江泪默默地握了一下肩膀上钟华的手,点了点头。

    ※※※

TOP

 

中南海,米修维看着江泪他们送来的报告,陷入了沉思……终于,他拨通了唐亦风的直拨电话:“喂,老唐,我是米修维啊。”

    “哦,主席啊,有什么事情啊?”唐亦风对米修维的深夜电话很吃惊。

    “我想问一下,你上次带的那些去‘看’石原的人,是哪些人?”

    唐亦风显然没有料到米修维会这么问,有点措手不及,只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了:“一个是李啸龙,一个是王大少,还有一个是刘少。”

    “哦,打搅了,你去睡吧。”米修维感到自己的猜测离事实越来越近了,心里越来越重了。

    米修维终于坐不下去了,打了电话给还在新疆料理自由圣战军的后事的蓝箭:“蓝箭,我是主席,现在情况有变,珍珠风暴提前举行,一定要在三天之内准备完毕!”

    蓝箭似乎愣住了,因为此次自由圣战军的作战已经让军队十分疲惫了,继续下去只怕……“主席,那原本应该是明年的事情了……现在快到冬天了啊……会不会太……”

    米修维的口气不容反驳:“不行!我们没有时间了!一定要快!而且最好作战方案的关键处要做点改动,你们的计划,很可能已经泄露出去了!”

    “是!明白!”蓝箭见米修维主意已定,就迅速地接受了命令。

    ※※※

    很快,整个中国的舆论又开始运作了,中央电视台第四套几乎是24小时播发自由圣战军在新疆的累累暴行;越来越多的民间知名人士开始批评阿富汗政府在此次战争中担当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各个高校、机关单位在政府的授意下,纷纷举办各式各样的座谈会和军民晚会,要求阿富汗政府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给中国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时之间,全国的气氛象是今天你不道歉,我明天就要越过中阿边境,给你一个教训。美国政府吓了一跳——中国人是说要教训阿富汗,可是现在刚刚打完战,中国难道真要越过边境。美国政府在联合国发表声明,对“前一段时间,某些国家之间的冲突表示关注和遗憾”、同时希望“冲突双方可以克制一点,重新坐下来谈判。”

    北约其它国家也吓了一跳——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派兵到自由圣战军那边去,就是怕中国人找了个把柄,把手伸到欧洲来,没有想到,中国政府居然还是摆明了跟他们过不去——如果中国部队越过了中阿边境,那整个欧洲就没有什么防守的意义了——从1937年到现在,中国军队一次又一次的演出,特别是在自由圣战军中,最后一次的会战,重新建立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形象。现在在欧洲,敢跟中国在陆地上打仗的国家没几个了……

TOP

 

北约的国家都非常隐晦地让驻华大使告诉中国政府——他们不敢说得太明白,毕竟那个菲律宾的前车之鉴摆在那边——如果中国政府真要越境惩罚阿富汗的话,他们将“不得不在某些国家的带领下,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做秀,反正在联合国大会上,安良冲让西方国家知道了什么叫暴怒的中国人——他把皮鞋脱下来,狠狠地朝阿富汗代表的头上砸去,愤然大吼:“告诉你!只要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就绝对不会放过!绝不!”

    俄罗斯也罕见地支持了北约的国家了——没有办法,一旦中国占领了阿富汗,整个俄罗斯西部经济区全在中国的中程导弹范围内,将是对这只“北极熊”的一个致命的威胁。

    ※※※

    而此时,远在菲律宾的卡卡罗特,突然间发表了跟世界舆论相反的声明——卡卡罗特在电视讲话中说,他对中国政府的一向的行为表示信任,同时对中国政府的行为表示理解,而且还将一如既往地理解和支持中国政府今后的行为……

    巴基斯坦则欣喜若狂——假如中国真的可以攻占阿富汗,那巴基斯坦无疑就多了一个可靠的后方。巴基斯坦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就公开宣布“理解和支持中国政府的行为”,而且“假如中国兄弟有需要的话,巴基斯坦将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中国兄弟的,给中国兄弟提供最大限度的支持。”

    ※※※

    美国的国务卿在欧洲狂飞,希望可以结成一个统一阵线来抵抗中国。夏威夷的第五舰队也迅速开往冲绳,对外宣称是协助防务,其实大家都明白是要钳制中国。

    联合国秘书长则徒劳地呼吁着各个方面平心静气地坐下来,用文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中国政府似乎对外界的如此强烈反应视而不见,漠不关心,依然我行我素,20军、13军继续入疆集结,重新遍为第2集团军。原新疆部队则编为第一集团军。30余万人,集结在中阿边境,战争局势一触即发!

TOP

 

几乎所有的西方军事家都认为,中国这次,很可能要冒险突进了——中国在这短短几个月之内,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形象了,从以往的“戒急容忍”转变到了现在的“强硬,不考虑结果”。

    世界军事家门不得不承认——他们以往是高估了中国人的容忍水平,而安良冲在联合国大会上“杰出”的表现以及中国大规模的集结部队,似乎也在告诉那些还希望中国跟以往一样,在最后一刻放弃自己的立场的人:“中阿之战,避无可避!”

TOP

 

第二章完

板凳留下

TOP

 

继续

TOP

 

第三章

第一节珍珠风暴

作者:一刀半
    假如说美国人在中国一步又一步的行动前,表现出来的吃惊,只是因为中国人与往常不一样的行动的话,那么今天,得意了一个世纪的山姆大叔,该真正的吃惊了——10月5号早上8点,美国驻扎在菲律宾的克拉克空军基地,以及原来的二百余名工作人员,连同数月前,为了“协助”菲律宾而从本土飞来的2000名美国大兵,被菲律宾第一集团军的3万人马,围了个水泄不通。当基地里的美国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外面望不到头,漫山遍野的菲律宾的军队和他们的军旗时,菲律宾总统卡卡罗特彬彬有礼地召见了美国驻菲大使,告诉他,希望美国人可以把克拉克空军基地和平地还给菲律宾,因为“菲律宾的空军,同样需要它”。

    美国总统库立克得知这个消息后,下意识地问了安全助理一个极为愚蠢的问题:“我们离那儿最近的航母在哪里?”

    问完之后,他才想起——已经有三个航母编队在中国的南海了,而且第五舰队正在赶赴东南亚——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菲律宾居然要求美国人交还空军基地,是他们疯了?还是美国疯了。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与虎谋皮的行为,不可能得到美国的任何一个总统的同意,至少现在是这样——很快,美国政府照会菲律宾,告诉他们,因为按照协议的规定,克拉克空军基地的倒计时间是40余年之后,而不是现在,而且届时两国还要进行协商是否继续使用克拉克空军基地,而不是归还!如果菲律宾方面要一意孤行,收回基地,那么美国方面将只能表示遗憾,并不保证后果的存在与否。

    可是,美国总统忘了,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菲律宾共产党,他们都有同一个理想所指导,在许多时候,在这种理想的指导下,恐吓对他们是没有意义的,更多的时候,只会适得其反。马上,卡卡罗特宣布全国戒严,同时,照会美国政府——没有卡卡罗特的亲自批示的总统令,任何一个走出基地的美国士兵,都将视为挑衅行为,菲律宾方面同样也不保证任何后果!

    无论如何,电视机前的美国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中国人的强硬或许可以解释成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给他们的勇气,但是菲律宾政府的行为,在美国人看来,除了解释成疯狂和不知天高地厚以外,没有任何想法了。

TOP

 

很快,靠近菲律宾的两支航母编队,已经逼到了菲律宾领海边缘,越来越多的右派美国人挤到白宫前,挥舞着各式各样的标语,“要给菲律宾人一个教训!”“让菲律宾去死!”

    是的,前不久还是自己面前的一个低声下气的附属国,转眼间,却掉转枪口来瞄准自己,这的确不是一个信奉霸权主义的国家所能接受的。可是,在美国人被菲律宾的行为冲昏了头脑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忘记了,中阿边境上,中国的数十万大军……

    北京,中南海。

    米修维看着电视上,中央电视台驻纽约的记者发回的报道,白宫的新闻发布官在向民众保证:“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美利坚的利益,都不容许侵犯!”

    米修维冷冷地看着那个新闻发布官,问身边已经从新疆回来的许晨:“许晨,新疆那边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夏飞那边有没有准备好?”

    许晨很谨慎地回答:“全部改编完了,第1军、第13军、第23军、空1师、空10军,空9军,中央陆航突击师已经全部秘密编入中央突击集团军了,军队已经全部集结待命,飞机也全部转场到新疆和西藏了,原来的飞机场上,都摆上了假飞机的模型了。南海舰队的深海军团的伏击圈内,目前还没有美国人的军舰,但是假如尼米兹号航母编队要增援的话,肯定要经过其中一个伏击圈。”

    米修维沉默许久,问许晨:“老许,现在整个领导班子里,只有你是老一辈里连任下来的,你最有发言权,你说说看,假如不靠深海军团,以现在的南海舰队跟尼米兹拼的话,我们有几成胜算?”

    “一成都没有。”许晨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南海舰队靠的是陆基空军的保护,以及二炮部队的威慑,如和尼米兹交火,他们必然是在远离我们陆基的打击范围才和我们交手的,以他们的实力,光是那些航母上的舰载飞机,我们就已经很吃紧了,更不用说他们的那些武库舰了以及上千枚的战斧导弹了。主席,我看这件事情还是要三思啊——机会走了可能还会来,但是,我们的舰队要是没了,只怕就再也没有机会重建了……”

    “我明白了。”米修维心情有点沉重,“至少,我们的朋友,达到了我们最低的要求了,你马上向新疆那边发急电——计划继续提前,今天晚上准时行动,记住!一定要先给他们打声招呼,以免到时候接应不上,出乱子。”

    “明白!”许晨站起来,推开门,就出去了。

    米修维则呆呆地看着会议室墙上的地图,那是一副中国地图,确切地说,是一副元朝的地图……

    10月5号晚上上8点,印度空军第三师,30架苏-30MKI奉命轰炸克什米尔的巴方实控区的最后一个据点——吉尔吉特。

    几个月来的战争,印度军方凭借着其山地师超强的火力,和从俄罗斯买来的苏-30MKI等先进武器,强行在克什米饵尔的巴控区打开了一个缺口,自此,情况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印度人穷兵黩武,几乎拥有世界上所有先进的外售型的武器,从美洲虎,到苏-27、苏-30;从BMP步兵战车到米-26、卡-50等各型俄制直升机,整个印度就象一只武装到牙齿的战象,把克什米尔上的巴军,打得溃不成军。

TOP

 

吉尔吉特事实上已经被炸多次了,原本就少得可怜的一点防空力量,更是荡然无存了,印度人打算在这次轰炸后,直接占领吉尔吉特,这样一来,印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占领剩下的克什米尔巴控区了,巴基斯坦在陆地上的最后退路将会被印度全部截断了。印度人将凭借其航母编队的优势,从海上完全封锁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无可奈何了——他手上的F-16等垃圾飞机,根本无法和印度抗衡,在战争一开始,天平就已经向印度方面倾斜了,在没有制空权的现代战争中,一切防御都变得毫无意义了,一个又一个巴基斯坦的据点被从数千米的高空落下来的炸弹炸成废墟后,隆隆做响的印度战车就耀武扬威地开来了,甚至直到现在,除了那些“自由克什米尔”组织在印度后方搞的一些不痛不痒的破坏外,巴基斯坦还没有组织起一次象样的反扑。在印度人A-50U预警机的监视下,任何一种集结的后果,都是招来蝗群般的印度人的歼击轰炸机——到了后期,甚至只有轰炸机了——在雨点般的炸弹落下后,剩下的往往就是一片尸横遍野的战场,任何一个指挥官都无法指挥这种不对称的战争。美国人、俄国人、欧洲人……徒劳地在两国之间奔跑着,而战场上士兵的死伤人数却仿佛在嘲笑他们一样,在迅速地上升着,巴基斯坦人在这场战争面前显得那么的无助,甚至已经有人在巴基斯坦的首都的街道上自焚:“为什么不用原子弹,让那些轻视穆斯林的家伙和罪恶一起焚烧!”

    ※※※

    那些苏-30MKI上的印度士兵心不在焉地嚼着口香糖,甚至可以听见有人在小声地哼着流行歌曲——这个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整个吉尔吉特几乎已经没有任何防空力量了,至于空军,现在印度军队间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在克什米尔上空,找到一架巴基斯坦的飞机了。

    听起来,或许让巴基斯坦人感到心酸,但是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在克什米尔上空,几乎每一架巴基斯坦的飞机,都被印度人天上地上的立体火力炸成碎片,巴基斯坦在空战中,飞机的生还率甚至不到10%。所以,在今天的任务中,苏-30MKI甚至只携带了一堆的炸弹,连导弹都没有带。

    突然,指挥那些S-30的预警机上的士兵发现了异常——前方出现了大量飞机,从编队上看,甚至超过了100架!但是数据库里面没有这种飞机型号,而且对方也没有回答应答码。那些士兵怀疑机器是不是出问题了,一个技师一边敲打一边嘟嚷:“俄国人的东西就是不可靠,就算把那些巴基斯坦全部飞机都飞出来,也没有这么多啊。”

    可是,当他连续跳频数次之后,发现情况还是一样时,时间已经过去近一分钟了,那些士兵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来不及多想了,预警机迅速地向S-30发出警报。可是,已经晚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1师,打响了建国以来第一次在外国领土上的空战——150架编队整齐的J-11、J-11D、J-13,呼啸着从吉尔特尓方向飞来,庞大的机群甚至掩盖了满月的光芒。

TOP

 
6/77页«23456789»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